in

非一般的男人 – 首位制造Instagram滤镜的亚洲人来自于新加坡的科技艺术家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艺术与科技是属于两个不同世界的学问。前者专注于创意及诠释,而后者则是不允许算法出现一丝偏差的完美成品。

我们今天的主角Eugene Soh表示,这两项学问其实是并无不同的。以 The Dude更为人知的他,这位32岁的“科技艺术家“在过去的7年里成功地把他对于这两个元素的热忱创造出了一些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或许比Eugene所创造的艺术品来得更有趣的是他这一路走来的经历,所以我与他交谈,了解他背后的故事。

意外诞生的“意”术家

Image Credit: Science Centre Singapore

微妙的是,成为全职艺术家从来都不是Eugene的初衷。喜爱电子游戏的他在年幼的时候是想当名游戏设计师,然而在中学时期的他加入了IT学会,也是在那时他学会了程序设计的基础。

在当时,新建立的 Republic Polytechnic 正在探访各处的学校,以便来检测他们IT科目的教学大纲,以及教导学生们设计井字棋(Tic-Tac-Toe)培养他们对于此课程的兴趣。

 Eugene则觉得太简单了,并制造一款Street Fighter般的格斗游戏,这也是他进入大专学院前同时也是人生中的第一个程式。

他在 Republic Polytechnic 毕业后,紧接着就读NTU,学习互动媒体设计课程。

Eugene在NTU的第一年就迎来了他的重大突破。当地的Campus Magazine找上了他,要他为接下来要刊登的事件拍摄插页照片。

由于他的兴趣在于程序设计方面,他决定效仿Leonardo Da Vinci的传奇作品,在Maxwell美食中心里拍摄小贩们来完成新加坡本土版本的《最后的晚餐》象征这是他对于摄影的告别式。

虽然当时他的成品《最后的咖啡店》在杂志上刊登后并没有受到太多瞩目,但是好的作品是不是被忽略的。他的作品在两年后也就是2012年时在社交媒体上火速爆红,更有艺术展览方想与他合作。

小伙子诞生了

An Instagram filter/game that Eugene created for this year’s Singapore Science Festival / Image Credit: Science Centre Singapore

尽管他是以摄影踏出第一步,但不久后他便以其它方式了不同的尝试。

拥有程序设计的背景的他,搭上他那“任何事情都得尝试一次的”理论,使他接下来利用虚拟现实(VR),扩增实境(AR)和人工智慧创造出了异想天开的项目。

“每当有人带着点子找上我的时候,通常都是因为那些点子都是没有任何人完成过的事。”Eugene说道。恰好我是属于”行动第一,问题第二“的那类人,所以在这背后失败了的项目多不胜数,但也有一些是我很引以为豪的成品“。

他这非比寻常的风格使他在艺术界收获了声望,从大学毕业之后也有持续不断的工作找上他。他的客户方面不断地增加,最后甚至政府机构都找上了他,这时他意识到建立一家公司可以很有效地加强在付费上的效率。因此,“Dude Studios“诞生了。

The Last Kopitiam / Image Credit: Dude Studios

要说起Dude Studios的战绩的话,恐怕就可填满这一整篇的文章了呢。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就是制造Instagram滤镜的项目啦!

AR技术社区里很踊跃的Eugene,加上幸运女神的眷顾之下,他被Facebook邀请参与研发滤镜的内测团队里。

因此他创造了7个大家可尝试使用的官方滤镜(以及数百个非官方认证的滤镜),点这里来使用看看吧。值得一提的是,他可是被誉为全世界第二位非面子书员工在Instagram上传滤镜的荣耀的人物啊!

“Don’t Mind (Palace) If I do“

Image Credit: Science Centre Singapore

Eugene在2018年也创办了社会企业Mind Palace,这时他为了深受老人痴呆的人们所设,为了让他们保持思维清晰,他运用特殊的VR技术为疗养院里的老人们缓慢并减少老人痴呆症带来的症状。

然而促使他成立社会企业的道路上,他说这仅是顺其自然发生的决定。一位曾是记者的朋友提议带上VR器材前去疗养院进行实验,在他亲自前往疗养院的时候发现该实验对那群长辈们起了好的作用。

他在新加坡创业周末的黑客马拉松荣获第一名之后,他便决定把Mind Palace打造成一家充分发展的公司。除了疗养院之外,他们也扩充范围到其它的医疗设施像是医院和心理卫生学院上。

与Dude Studios 有着相同理念的 Mind Palace,Eugene运用了多种方法来帮助病人,包括Kinect Boxing游戏到甚至使用VR技术在疗养院把行动不便的长辈传送到较远处游览的“神游四海“疗程。

他们也与米其林餐厅,了凡餐厅(Hawker Chan)携手合作开发5D体验。那就是让患者能够体验到点餐的过程(当然也少不了吃到米其林鸡饭啦)。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在我预料之内的事,那我肯定是在睁眼说瞎话”
在访问的过程中,当我告诉Eugene说科技(IT)和艺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时,从他的回复里能够感受到他一丝的恼怒与无奈感。

“很多人都这么说,这真的是大家的刻板印象,”他愉快地喃喃说道。当小编说起这两者需要两种很不同的技术时,他也只能无奈的呼吁人们不要把自己框在狭小的思维上。

”Eugene用自己的经历来证明他说的并不假,他不想要自己被限制在单一的标签上,而或许正是他那勇于尝试且无论成功或失败都永不放弃的精神成就了现在的他。

在常规的访谈里问起对于未来的计划是正常不过的过程,只不过在这长达了35分钟的交谈中我想我已经很清晰地知道了他的答案。毫无疑问地他会继续在Dude Studios 及 Mind Palace 的方向向前走,不过他会是顺其自然地那样向前走。

无论未来什么情况,我想他都还是那位能够保持初衷的Eugene Soh。

Facebook Comments

名副其实的金鸭!亏损100万后靠金鸭东山再起!

以一张卡向银行发出战帖:Caecilia Chu,YouTrip创办人